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第23页 第24页 第25页 第26页 第27页 第28页 第29页 第30页 第31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一国两区”的意涵影响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2-07-14 00:27:33


张亚中
 
    张亚中:吴伯雄提“一国两区”
    重回1992年国民党论述

  作为一个旁观者,无法判断为何决策者这时候提出,但可以分析“一国两区”在这个时间点提出来的意义所在。

  正如同建荣兄所说,先有“一国两区”才有“一中各表”。换句话说,“一国两区”其实是台北方面对于“一中各表”中自我立场宣示的观点。什么是当时的“一中各表”?或是“九二共识”?从当时海基海协两会的书信往返互动可以瞭解当时的“九二共识”内容包括三点:一是坚持“一个中国”,二是谋求“国家统一”,三是对于“一个中国”内涵,两岸有各自不同的看法。北京认为因为当时是讨论事务性的问题,所以不要去界定“一个中国”的意涵(“一中不表”);台北方面则主张“一中各表”。总体来说,“一中各表”只占“九二共识”中的六分之一。

  回顾当时在1992年所建立的互信,台北方面以“一国两区”的立场来处理两岸事务性问题。可是两年以后,“一国两区”的本意就发生变化了,开始了我称之为“异化的九二共识”的异化过程(评请参考《中国评论》总第171期,2012年3月号)。

  “九二共识”第一次异化是1994年,在当时“陆委会”公布的大陆政策白皮书中,把“一中”称之为历史、地理、文化、血源上的一个中国,已不再仅是“中华民国”而已,“一中”已从一个政治与法律的概念异化为民族的概念;第二次异化是在李登辉执政期的1999年,他把两岸关系异化为“特殊国与国”关系;第三次异化是马政府2008年上台后。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第23页 第24页 第25页 第26页 第27页 第28页 第29页 第30页 第31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