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邓玉娇案搅动中国 考验政府公信司法独立
http://www.CRNTT.com   2009-06-09 05:48:37


 
二、精神病成为挡箭牌 巴东抓住救命稻草

1、巴东抓住抑郁症做文章 “约束性保护”邓玉娇

  巴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对当地政府的形象还是官场的影响都是极为不利的,但要挽回影响就要从邓玉娇事件中吸取教训,强化法律和制度,对官员加强管理和教育,现在这方面如何进展没听说,却总是在邓玉娇“故意杀人”和“抑郁症”上大做文章,就在事故发生后的12日,邓玉娇就被送进了恩施州优抚医院进行检查鉴定。被送到该院后,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均受到限制。这一幕我们时曾相见,这到底是担心邓玉娇有精神病,还是纯心要让邓玉娇患上精神病?因此公众更有理由担心,邓玉娇会被“治疗”成精神病。(北京《环球时报》)

  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巴东县公安人员,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邓玉娇是在自我防卫过程中,因过当将邓贵大刺死。而且,具有自首情节的邓玉娇,不可能患有精神病,不然的话,案发后,她不可能“用自己的手机拨打110报警,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重庆华龙网)


2、力证邓玉娇患有精神病 维护当地官场形象

  精神病鉴定可能沦为强势犯罪嫌疑人的“免罪金牌”,一直以来被法律界人士担忧,而今却被用在无权无钱的女服务员身上,似该为公正法律喝彩。因为依照法律,抑郁等精神病症患者在处罚量刑时从轻,更有甚者免予起诉。但在笔者看来,这非但不是邓玉娇的幸运,某种意识上讲有转移公众视线、回避案情真相之嫌。(广东《广州日报》)

  在邓玉娇刺死邓贵大的事情发生以来,有两种迹象很让人蹊跷。一种是千方百计寻找证据治邓玉娇的罪,另一种又极力让邓玉娇患上“精神病”,也就是为邓玉娇开罪。这两种迹象看来是矛盾的,但不管怎样可以看出,一切还就是为了维护死者和伤者的“尊严”。因为找出邓玉娇“故意杀人”的证据,这就说明死者和伤者多少有“含冤”的成分,而邓玉娇如果真是“精神病”,死者和伤者的“含冤”成分就更高了。因为“精神病”患者杀人可以减轻刑事责任,但同样杀人也可以不需要理由,邓贵大如果死在精神病人之手,他不仅能为自己争得几分“尊严”,更能为当地的官场形象增添几分“光彩”,至于那种“特殊服务”就可以忽略不提了。从这个意义上讲,邓玉娇的“精神病”也是当地想挽回官场形象的最后一根稻草。(北京国际在线网)


3、最终放弃精神鉴定王牌 巴东警方自打耳光

  虽然为邓玉娇案的侦查没有被拖成“周老虎”感到庆幸,但在巴东警方依法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之时,我们却还在“犯糊涂”。不是怀疑邓玉娇精神有问题吗?为什么不同时公布相应的鉴定结论呢?

  我们不妨来捋一下巴东警方起初的这张“王牌”。案发后,警方在邓玉娇包内发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5月11日,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次日邓玉娇被送到恩施州优抚医院进行检查鉴定。再看之后的有关报道,有邓玉娇母亲说女儿长期服用抑郁症药物的,有邓玉娇的知情者说其经受过多次精神打击的,还有邓玉娇被送到医院后,被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措施的。种种迹象都在表明,邓玉娇的精神的确出了问题,至少是疑似犯病。(上海解放网)

  然而,就在人们迫切想知道警方的申请鉴定结果时,有关其精神问题的说法却出现了惊人的转机,不仅警方不再涉及有关精神鉴定的一个字,而且还根据律师的申请幷考虑到邓玉娇的身体状况,对其变更了强制措施,实施监视居住。而最终的侦查更是对邓玉娇精神问题只字不提。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当地警方从起初的当作重大案情突破,到现在的几乎是彻底地放弃了这张“王牌”,答案我们只能猜测:或许是邓玉娇根本就没有什么精神问题,那个“包内发现治疗抑郁症的药物”或许是有人故意放入转移视线的“计策”;亦或警方已对其进行鉴定,因结果不在预料的范围,于是乾脆来个语焉不详?当然,也极有可能警方什么也没做,他们觉得与其去做很不确定的精神鉴定,不如以一个“防卫过当”来“统包”。(江苏《扬子晚报》)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