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南亚大海啸孤儿 半年后仍心惊哀伤
http://www.CRNTT.com   2005-06-27 10:48:14


  夺去至少二十万人性命的南亚大海啸,到前日(周六)刚过半年。一百八十多日不算长,受灾地区的重建工作仍有漫长的路要走,至于在灾难中家破人亡、失去至亲至爱的灾民,心仍然痛,小孩子会天真又哀伤地问:「我爸爸妈妈可以复活吗?」 

  瑞典七岁男童卡尔.尼尔松,在海啸中失去了爸爸、妈妈和两个弟弟。本来,他们一家在布吉度假,快快乐乐,但巨浪淹来,一家都失散了。他被发现时,独个儿在酒店房间,被当地人送到一间充当临时庇护所的佛寺,瑞典医生古尔德斯特兰德最初见到他时,他一身伤痕,只穿着内裤,医护人员正为他缝起脚上伤口,但没有麻醉药,他痛得大声尖叫。 

  稚童灾后不敢走近海边 

  那是一时的伤,但更锥心的痛,他到今天还没有平复。他在海啸后曾举起纸牌寻找爸爸妈妈和弟弟,古尔德斯特兰德后来将他带返瑞典,交回他的祖父母照顾,他知道爸爸、妈妈、弟弟不再回来了,有时会这样问大人:耶稣基督可以复活,「我爸爸妈妈可以复活吗?」是天真的问题,是令人不堪回答的问题。古尔德斯特兰德说:「他有时还会问些存在的问题,那是无法回答的。」 

  另一名瑞典男童汉内斯.贝里曼,下个月才两岁,只是两岁。但他和三岁的哥哥,在海啸中失去了妈妈,兄弟两人在可怖的经历后,不断发噩梦。他们的爸爸卡尔说:「最初三四个月实在难过,发很多噩梦。我完全无法入睡,最近才开始放松。」他不想再发噩梦,也对出席葬礼厌倦透顶,除了妻子,他有七个朋友死于海啸中,他说:「有好多丧礼。我去厌了。」
 
  泰国四岁男童小稻同样忘不了海啸的可怕。他在海啸来袭时,幸运地卡在树上获救,现在问他那时是怎样的,四岁稚童依然记得清楚:「我吃了好多泥巴。」他妈妈说,他现在不敢走近海边,「看到海就会紧紧捉着我,不敢放开」。 

  每次一震动就往山上跑 

  小朋友忘不了,大人同样在心里留着痛、留着惊慌。在受灾最严重的印尼亚齐省,四十三岁的穆斯塔法脑?就如录影机一样,不断重播着巨浪发恶的惊栗场面,她时时刻刻都怕海啸再来。她说:「有时我们会望着大海,注意看有没有巨浪盖过来。」穆斯塔法说。 

  大海啸后,亚齐省发生过成千上万的余震,大家都如惊弓之鸟,每次一觉震动,就慌忙往山上逃跑。一名女子坦言经常害怕:「我很害怕晚上独自一个儿。夜里海浪声很大。」 

  海啸摧毁大量建筑物,半塌的墙壁正好成为大家表达和发泄的地方。一处涂鸦写道:「记住:人人都不免一死。」 

  文章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