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纽约时报﹕26名被强奸女生的恶梦
http://www.CRNTT.com   2005-06-22 19:11:13


  一名男老师总是叫一名女生去给他买烟﹐然后他便擅自离开教室﹐在办公室等着这名女生。在这名头发有些零乱的女生红着脸返回到教室时﹐男同学都一言不发﹐女生则心照不宣。三个月来﹐这名老师强奸了26名女生﹐几乎每天轮换一个。
 
  学生家长和法庭官员说﹐在近三个月的时间内﹐身为老师的李光(译音)就强奸了26名四至五年级的女生。在李每天轮流袭击女生时﹐有些女生被他强奸了一次以上。在一名14岁的女生因担心第二天早上又“轮”到她去给老师“买烟”而拒绝上学时﹐李案才暴露出来﹐因为这名女生不想再被老师第三次强奸。

  这名14岁女生的母亲程君茵(译音)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学校应该是孩子们学习的地方﹐“对他们来说﹐我们想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此类令人惊骇的丑闻﹐在许多国家都会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大丑闻﹐但在政府严格审查舆论的中国却让它消失在沉默中。这种沉默与此案的受害者所保持沉默倒是很相称﹕学生们认为老师太有权力了﹐以至于她们不敢把自己遭遇讲出来。

  其实﹐在中国的社会习惯正被现代化的骚动所震动之际﹐社会对老师的尊敬却仍然未变﹐尤其是在偏远的就象发生这起案件的甘肃省的一个小山村。家长们给予老师全部信任﹐有的家长甚至宽恕老师体罚学生﹐而学生们则被要求敬重和服从老师﹐决不允许挑战老师。

  中国教育体制研究专家杨东平(译音)指出﹕“老师在学校的绝对权威是文化原因之一﹐这让老师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一点都害怕”。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已让许多老师远离了象甘肃这样的偏远地区。偏远地区的低工资和大城市更好的机会﹐已导致许多贫困地区教师短缺。中国官方的一项研究发现﹐三年中已有35%的教师离开了山村。

  因此﹐更贫困的学校只能去聘请一些更便宜的教师﹐其中许多人只是勉强合格﹐这一趋势已同中国发生的一系列老师强奸学生案相符合。杨东平认为﹐老师强奸学生案是罕见的﹐要远远比普遍存在的体罚学生问题少许多﹐但他承认中国教育部在2003年公布了10起老师强奸学生案的名单。

  据甘肃省定西地区法院透露﹐强奸26名女生的李光﹐可能将在6月末出庭受审﹐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10有期徒刑﹐或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当地教育官方以及检察院都拒绝就此案接受采访﹐只是确认此案即将开审。中国官方媒体除了对李光已被逮捕进行简单报导外﹐一直对此案保持沉默。

  发生这起强奸案的小山村距离甘肃省会兰州有六个小时的车程﹐其中后三个小时都是山区的土路。山顶上已变成废墟的城堡﹐还提醒着这片偏远的土地曾被氏族统治过。尽管种地只能维持生计﹐但这里的村民仍主要靠种地来养家糊口﹐因此不少村民为了避交学费而迟迟不让孩子上学。女孩通常首先会被留在家中﹐有些学生直到9岁或10岁还没上学。

  李光所教的四年级共有50名学生﹐其中女生26人﹐年令在10岁至14岁之间。这所乡村小学共有900多名学生﹐来自附近的几个邻村。10岁的张胜侠(译音)是班级年纪最小的女生﹐也是最幸运的女生。她说﹐李老师从去年秋天起开始挑选女生﹐一个接着一个﹐女孩们间相互谈论所发生的事﹐但她们不敢把这事告诉其它人。

  张胜侠说﹐在教室里﹐李有时体罚男生和女生﹐命令他们一个挨一个地堆在他的桌子上﹐“即使这样﹐我们也不敢哭出来。”随后几周﹐李光不是叫女生去给他买烟﹐就是简单地每天都把女生叫到他的办公室。张胜侠回忆说﹕“当老师叫到一名女生时﹐她们就会试着逃跑或叫出声来。”张胜侠说﹐有一天老师叫到她的名字﹐“他告诉我﹐‘别听其它同学说他的坏话。’”他叫她到外面去给他买烟﹐她便从学校跑回家﹐所以她没有被老师强奸。

  “我很害怕﹐我恨他。”张胜侠说。另一名五年级女生的母亲?40岁的郑盖国(译音)告诉纽约时报﹕“我恨学校。”她的14岁的女儿被李光强奸了一次﹐“老师把我的女儿叫到他的办公室﹐并告诉她﹕‘别害怕﹐你的父母也这样做。’”

  李光强奸案持续了约三个月﹐直到有一天早晨﹐程君茵的14岁女儿拒绝上学。有关李的言论开始在全村流传﹐其它几位女生的母亲也听到类似的令人恐惧的故事。35岁的焦珍彩(译音)说﹐她的12岁女儿被老师强奸了两次。这位母亲说﹐由于太害怕了老师了﹐女儿都不敢面对他。

  有关李光的确切背景现在仍然还不清楚。他在新吉村(译音)长大﹐然后到几个小时以外的庆普村(译音)小学找到第一份工作﹐后来他又回到了新吉小学。村民们说﹐李光的表哥是上级教育部门的主任﹐正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找到这份老师工作。当地村民说﹐任何人只要上边有人就可以当老师﹐也不管这些人是否上过师范院校。

  目前﹐有关部门没有也不会公开李光的有关情况﹐但一些村民说﹐有关部门正在对他可能在庆普村小学的强奸案进行调查。但在李光被逮捕后﹐新吉村小学的9名教师已离开学校﹐其中包括李的表哥和校长。官方没有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教师离开学校。

  在中国农村的保守文化中﹐被强奸的羞辱已摧毁了许许多多的家庭。因此﹐一些学生家长拒绝跟检察官合作﹐或拒绝卷入对此案的调查。还有一些家长担心自己女儿﹐将会被此案而毁了一生﹐不仅是在她们长大该嫁人的时﹐甚至可能这辈子都会遭到非难。

  对焦珍彩来说﹐想忘记女儿被人强奸两次的遭遇﹐实在太难了﹐因为李光的父母就是她家的邻居。焦珍彩说﹐案发后在儿子被逮捕后﹐李的父母曾跑到她家﹐警告她家不要把这些事讲出去。“他的父母来到我家问我﹐‘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我说﹐‘全校所有的孩子都知道了。’”

  焦珍彩最后告诉李父母﹕“每人都有孩子﹐如果这事发生在你家﹐你们又会怎么样﹖”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6月21日报道)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