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大学辅导员的沉重来信﹕贫困生们,好好读书吧!
http://www.CRNTT.com   2005-06-18 23:02:37


  贫困生们﹐请为了你们的父母﹐为了你们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好好读书吧﹗
 
  我是哈工大的一个辅导员﹐刚毕业没多久﹐留校后带一个年级。上个星期把成绩榜做完以后﹐我给几个学生家长打了电话﹐邀请他们到学校来一趟﹐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沉重。

  当父亲们风尘仆仆地来到我的办公室﹐我几乎不忍心把现实告诉他们。看得出﹐他们都很紧张﹐沧桑岁月磨砺出的坚毅﹐在我面前几乎就要崩溃。我很同情我的这些父辈们﹐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没有希望﹐而当自己一生的希望就要破灭时﹐我理解那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痛。那一刻﹐我的心里也有泪流过。

  我接这个年级时是他们的大二下半学期﹐到现在刚好满一年了。年级里个别同学因为网络或者小说几乎荒废了学业﹐我一遍一遍地去找他们﹐一遍一遍地和他们谈心。但我承认﹐在他们身上我是失败的﹐他们没有因为我的苦心而有丝毫地好转。更有甚者﹐他们开始躲我﹐平时也不回寝室了﹐去网吧﹐去图书馆﹐去自习室看小说﹐我几乎束手无策。我想与他们的家里联系﹐可他们却拒绝说出家里的联系方式﹐理由是家里没有安电话。我查了他们的档案﹐发现他们家确实都在很偏僻的农村。

  看着他们越陷越深﹐不及格的科目越来越多﹐他们已经在退学的边缘了。按照成绩单上显示的学分﹐他们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似乎也只有在那一刻﹐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吞吞吐吐地说了联系方式。

  有个学生来自吉林白城的一个农村﹐是一个特困生﹐每个月家里给寄生活费200元﹐加上学校的补助40﹒6元﹐原本在学校也只能够吃饭的。但是他却能每月花费100多元去租借小说﹐经常是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个男生瘦得都不到90斤。前几天的一次谈话﹐他竟然还理直气壮地说﹐我从小就是这样。那一次谈话﹐一直进行到晚上12点多。在我说第二天就给他办退学手续时﹐他才把他三姨家的电话告诉了我。令人气愤的是﹐他在第二天的第一堂课又开始看小说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他三姨家打电话了﹐当天下午他三姨骑自行车走了10几公里山路﹐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坐第二天的第一班车赶到哈尔滨。

  中午他的父亲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闪动的泪花﹐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几次差点跪倒在地上﹐一身冬衣﹐满是补丁﹐满脸的沧桑﹐双手始终在发抖。他告诉我﹐他现在的心里只有恨﹐想死的念头都有了。他全家一年的总收入才5000多元钱﹐除去购买生产资料的1000多元﹐每年总共才3000多元﹐家里还有病重的老母。接到电话时﹐家里一分钱也没有﹐借了200元钱高利贷才来的。后来我给他算了一笔账﹐按他们农村两毛钱的利息﹐半年以后他就要还597﹒2元﹐这相当于他们全家两个月的总收入!

  借小说每个月100多元钱的费用﹐相当于每天卖8斤玉米的价钱﹐一年下来差不多2000多斤。这对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能不心痛吗﹖如果此刻我不是老师﹐我真想代他父亲好好教训这个逆子。

 在会议室里﹐当他跪在他父亲面前忏悔﹐他父亲边哭边打他的时候﹐我没有阻拦……

  另一个学生家在江北﹐原先是我同一年级的同学﹐后来我留校当辅导员﹐他退学试读一年﹐休学一年﹐戏剧般地成了我的学生。每次去寝室﹐都能看见他躺在床上看小说﹐蓬头垢面﹐面黄肌瘦。他的作息时间通常是看一晚上小说﹐然后白天睡一天。他父亲来到学校后﹐再三恳求学校能再给一次机会﹐他父亲有心脏病﹐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病倒了﹐如果被退学﹐那这个家庭可就真的完了﹗可这时候的他﹐却出去上网﹐整整3天没回寝室。

  他曾是他们的骄傲﹐他所在的村子多少年才有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因为家里困难﹐当地的企业给他出资1万元﹐作为两年的学费﹐敲锣打鼓地把他送到学校。去年的学费﹐家里借了别人的高利贷﹐后来怕还不上利息﹐卖了家里的一头牛才把这个窟窿堵上。可他却在休学的一年里﹐花了家里将近1万元钱﹐这学期的前两周就花了将近500元﹐所有的钱都用在了网吧和小说上﹐他父亲说﹐至今他还欠着1万多元的债。

  最终﹐他们都留下来了﹐我想这也是给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给他们家里一个希望﹐一个活下去的希望。今天早上接了一个电话﹐那个父亲回到吉林后就病倒了﹐所幸目前来看﹐他的儿子似乎真的忏悔了。另一个父亲现在天天陪着他的儿子上课﹐陪着学习﹐陪他吃饭……

  我想﹐在这些父母亲的心里﹐也在我的心里﹐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痛﹐久久都不会散去。

  最后我提一点希望﹐也算是一点请求﹐请为了你们的父母﹐为了你们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好好读书吧!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