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年幼的他们,在墙上留下最后痕迹
http://www.CRNTT.com   2005-06-14 10:24:31


这些手印在向人们“回放”着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
  “我写这件事的时候,还觉得脉搏怦怦跳动;即使我活到十万岁,这些情景也一直历历在目。”───2005年6月13日15时,当我在黑龙江宁安沙兰镇的墙上看到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手印时,充分明白了卢梭这句名言的含义。
  
  就在72个小时前,洪水灌满了我站立的沙兰镇中心小学一年级教室,几十个孩子此起彼伏地在没顶洪水中挣扎。少数孩子被冲到墙边,无助的他们用手在墙边上奋力划动,试图摆脱呼吸道灌满泥水的极端痛苦。然而,大部分的孩子没有成功。
  
  洪水过后第三天,在学校破损的平房旁,一位参与救灾的东北籍解放军战士告诉我,窗台附近留有在水中挣扎的孩子们的手印。我被震撼了,我行走在仍满是泥浆的小学走廊里,在一间间教室的墙上寻找这些为了生存留下的印迹。洪水过后,原本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了淡褐色的薄雾般水痕,而人手滑过的地方,则留下了赭红的淤泥痕迹。是手印!他们有的大有的小,他们的主人是1年级的小童和参与救援的家长、村民。如果不知情的美术家前来观看,可能会把这些时而如惊鸿滑过、时而如焰火奔腾的痕迹当作行为艺术家的杰作───然而,铁一般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些手印在向人们“回放”着不久前洪水中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
  
  在这些手印依然尖锐地刺痛我们感觉的时候,在黑龙江2005年的这次洪水尚未从我们记忆中退去时,最值得人们深思和反省的是,我们应该为死去的孩子做些什么?如何避免悲剧再次重演?!
  
  在水灾刚肆虐过的沙兰镇,面对晨报记者的采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专家发表了如下评论:“沙兰镇洪水,被认为是一场典型的百年不遇的、人力无法抗拒的天灾。一些村民甚至认为,由于学校发生如此惨祸,使可能面临责任处罚的校长成了近几天‘中国最倒霉的人’。但是,学校的建设规划情况却刺激着我们反思小城镇、尤其是乡镇学校建筑规划的散乱。在我们这个现代城市规划理念刚刚走入大中城市的国家,大部分的乡村城镇建设缺乏规划,经济的稳步发展使这些地方的民居和公共设施如野草般疯长。以沙兰镇为例,学校几乎是整个镇地势最为低洼的地方,围墙外又是一条可能会因夏日暴雨而暴涨的小河,偏偏在2003年重新翻修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防止雨水内渗的地基要加高等必要措施。伤亡惨重的沙兰镇事件,可能会让未来的中国拥有规划更为安全的小型城镇。” 
                                     (据新闻晨报 记者郭翔鹤)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