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中国人最早登陆美洲大陆?
http://www.CRNTT.com   2005-06-10 00:36:46


  不久前,英国作家孟席斯带着他的新书《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来到中国,同时他的新观点──中国航海家郑和的船队最先发现美洲大陆,也在中国历史学界引起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无独有偶,最近加拿大的一名建筑师保罗?基亚森也声称在加拿大东海岸的布雷顿角岛发现了一处历史遗迹,可以证明中国人早在15世纪就曾经到达过北美洲的布雷顿角﹗面对惊人的发现,各方反应不一,支持得声称可能会有“大发现”,质疑者则认为这可能又是一个“惊天大骗局”。

  一年前,基亚森在加拿大新斯科舍地区布雷顿角岛东岸徒步旅行时偶然发现了一处神秘的历史遗迹。据基亚森称,是一条9公里长的蜿蜒山路将他引到了一处久无人迹的山顶,他顺着山路爬上了300米高的石头悬崖。这处悬崖三面环海,崖顶生长了大量的野生乌饭树和五月花。在这些茂盛的野生植物中间矗立着一堵长约3公里的石墙,走进一看,石墙内部竟然隐藏着15块规则的矩形石头平台。

  一开始,基亚森以为自己偶然发现了一处古老的欧洲遗址。但是到多伦多图书馆查阅了大量历史书籍和照片后,基亚森开始相信﹕这些遗迹应该是古代中国人留下的。在任何欧洲探险家到达之前,中国人就已经发现了布雷顿角﹗

  基亚森提出的论据是这处遗址内的建筑显现出典型的中国建筑特色﹕那堵长长的石头墙与古代中国人在房屋外所建的石头墙非常相似﹔那条通向遗址的山路的宽度是中国古代道路的标准宽度﹔而那些石头平台也与北京紫禁城内发现的石头平台相似,而基亚森认为这些石头平台应该是当时房屋的地基。

  最后基亚森得出结论﹕“在哥伦布之前,在15世纪的欧洲地理大发现开始之前,中国曾经控制了海洋,并且曾在北美洲东海岸定居。”而自己在布雷顿角发现的遗址“可能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处考古学遗址,它将改变整个世界历史﹗”

  基亚森描述这样描述他得出这一大胆猜想后的激动心情﹕“这个事实一下子从书中跃入的脑海,我激动地哑然失声。这可是改变历史方向的发现……这是个多么伟大的发现啊!”上个月,基亚森在华盛顿发表了一篇论文,并公布他的主张﹕早在15世纪,一支数千人组成的中国舰队就曾经登陆布雷顿角。

  先于基亚森提出中国人发现美洲大陆观点的是英国的前战略核潜艇舰长,长期致力于郑和航海研究的孟席斯,他的新书《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提出了郑和发现美化大陆的大胆猜测。孟西斯的理论主要有三大核心,即古代海图新发现?美洲及澳洲有古代中国沉船,以及DNA测试结果表明北美印第安人具有中国血统。

  关于古地图孟席斯的基本证据是,在威尼斯人的一幅1424年地图中,除了画有欧洲及部分非洲的海岸线,西边遥远海洋上也有4个岛屿,他推论其中两个应该是中美洲的波多黎各等地。一幅1459年的地图明显标出非洲南端,图上还有文字备注﹕约于1420年,一艘来自印度的船绕过好望角,向西航行40天,70天后返回。孟席斯认为,当时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能力进行如此远洋探险,并绘制了那幅古老的地图,而当时正逢郑和下西洋。

  孟席斯还引证一些美洲及澳洲的传说称,在欧洲人抵达之前已有华人居留的踪迹,他们应该是郑和船队的船只损坏后留下的船员。某些地方的印第安语言也掺杂华人口音,秘鲁也发现以类似中文命名的村庄,墨西哥沿海的马雅人血统也很接近华人等等。

  基亚森的发现和孟席斯的理论在史学家引起了轩然大波,加拿大和美国的考古学家纷纷猛烈抨击,认为这只不过是有关“美洲大陆发现者”的另一个“荒谬理论”,根本没有证据支持。

  加利福尼亚州一位专门研究早期挪威地图的历史学家科尔斯顿?西弗认为“这种理论完全没有论据支持”她说﹕“发现美洲大陆和中国人有关让我感到非常吃惊,中世纪的中国人怎么会喜欢居住在离家数千英里的一个岛上呢﹖他们怎样到达那里﹖为什么要去那﹖为什么没有发现任何其它的遗迹呢﹖”西弗还非常不客气地指责“想出名才是提出这一理论的唯一动机”。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地理专业教授华林甫也强烈反对这一结论。他说,目前历史学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郑和船队最远到达了肯尼亚,孟席斯的说法虽然新颖,但“推测代替不了事实”。他甚至建议孟席斯不要把时间浪费到这种研究上,“研究明史比研究郑和更有意义”。

  加拿大当地的历史学家对这种理论也不以为然,他们认为所谓的遗址不过是一个古老的农场。加拿大的国家历史遗迹管理单位加拿大公园管理局的考古学家罗布?弗格森说﹕“在新斯科舍到处都是这种石头废墟,而且它们基本上都是被遗弃的农场旧址。”对这种三番五次提出来新理论,弗格森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说﹕“总是有人提出所谓的新理论,有人说腓尼基人曾航海来到这里,有人说埃及人来过,好像突然之间什么人都来过我们的海岸了。”

  新斯科舍博物馆的馆长大卫.克里斯蒂安松也批评所谓的新理论不过是“投机行为。”当地的加拿大地方政府官员也表示不会派人勘察这处遗址,因为不太可能是中国人发现了美洲大陆。

  对于加拿大政府的怀疑和批评之声,基亚森嗤之以鼻,认为那不过是出于嫉妒,他说﹕“我知道当地政府和博物馆对于这种新理论为什么一点也不热情,以为这种理论足以改变世界,而他们恰恰错过了。”

  后来基亚森把自己的发现写成了一部手稿,并与孟席斯取得联系,他们二人两周前与一名工程师一起重新勘察了布雷顿角的遗迹,发现了更多道路并发现了一处供水系统。同时他们希望有私人合作者可以为他们提供资金以便进行考古挖掘。

  基亚森坚信﹕“这处遗址的发现要么是一场大骗局要么是一个大发现,而不可能是两者中间的什么。” 

                             来源:半岛晨报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