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新新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总统”?
http://www.CRNTT.com   2005-10-21 16:08:04


陈水扁
  中评社香港10月21日电╱台湾《新新闻》发表文章,批评陈水扁“当家”至今,政绩乏善可陈,但他本性难移,当了领导人那么多年却始终每天喊冲喊打,不像个“总统”的样子,也不自知自己不像个“总统”的样子。

  文章说,沈君山曾经调侃台湾新闻记者有“三个不相称”:功力和压力不相称,能力和权力不相称,使命感和责任感不相称。他这句话是在十六年前讲的,以今视昔,他一定会拊掌大笑,夸赞自己多有先见之明。但他的“三个不相称”,其实更适合拿来形容许多民进党的当权人物。 

  就以陈水扁为例吧:西方有句谚语:“流氓进了议会殿堂,迟早也会变成绅士”,但陈水扁在“总统府”里待了快六年,却何曾变得“像个总统的样子”?

  为什么说他至今不像个“总统”的样子?如果看过他接受三立电视台那三个小时的专访就知道何以然。

  支持陈水扁的人看完那三个小时的专访,也许会大呼过瘾:他口若悬河辩才无碍,对他的政敌,他骂得血脉贲张痛快淋漓,一点也不嘴软;对他的家人、亲戚、同志,他则辩护得唯恐不力不周,几乎是用尽一切言词与理由来合理化他们的错失。“国家元首”能有问必答,有质疑必反驳,对谁不爽更是怒颜与怒言相向,这样的表现岂是过瘾二字所能形容于万一?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如果陈水扁像个“总统的样子”,他就知道他不该讲那些话,因为那些话不是“总统的话语”;而且他也不该用那样的方式讲那些话,因为那样方式讲话并不符合“总统的规格”。

  比方说:林文渊祇是一家国营事业的董事长,郑深池也祇是一家金控集团的负责人,他贵为“国家元首”,有必要当他们的发言人,替他们抱屈辩护吗?甚至还诡辩什么公职分摊金不等于政治献金?

  比方说:他的女儿、女婿并非买不起或买不到头等舱机票,但却偏要故作平民状先买经济舱票,然后再坐等航空公司让他们“非自愿升等”到头等舱,这种作法本来就会引发超越礼遇的质疑,他贵为“第一家庭”的家长,不虚心表示下不为例已属不该,还要硬扯另有泛蓝立委与他家人同享礼遇,更是匪夷所思。

  比方说:第一家庭的亲戚在台盐、高雄港务局的“非自愿性升官”,用膝盖想都知道其中涉有特权,但他却以“升官但未加薪”“三十年来早该被重用”的理由,来替这样的特权开脱。这种理由,听在台盐、港务局员工耳中,作何感想?比方说:他过去一向批判国民党的政治性酬庸不遗余力,但现在他却辩称“全世界政党都是这样做”,而且他还替自己抱屈,说“阿扁难为”,却浑然忘了他有权力要求政府修法,不再做政治酬庸这种事,“阿扁难为”其实只是“阿扁不为”的藉口,听了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

  当然,更不像个“总统”样子的是他竟然会说出“宁可流血也不让和促法过关”这种鼓动暴力的话。亲民党的“和促法”违宪乱制是事实,但维护国家安定却是“总统”的责任与义务,天底下哪有“总统”弃宪政程序于不顾却带头鼓动别人流血抗争的道理?这像“总统”该说的话?像学法的人该说的话?甚至像人该说的话吗?舆论如果不对他这句话鸣鼓攻之挞而伐之,天下还有什么是非可言?

  陈水扁“当家”至今,“治国”成绩之所以乏善可陈,就是因为他本性难移,当了“总统”那么多年却始终还在骑马打仗,每天喊冲喊打,不像个“总统”的样子,也不自知自己不像个“总统”的样子。不过,三立电视台主持人郑弘仪对台湾老百姓却有个贡献:他在短短三个小时内就让所有人看到也看清了陈水扁的真面目。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