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张亚中:民族主义要有平等与慈悲心
http://www.CRNTT.com   2017-01-18 15:03:10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理事张亚中(中评社 资料图)
  中评社香港1月18日电/近两个月以来,因为每天早上固定为孙文学校的LINE公众号撰写“孙文语录及心得”,因而再重温高中时期所读过的三民主义。“温故而知新”确是真理,随着年岁日长,再重读孙中山先生主张的“民族主义”,已有不同的体悟。

  孙中山曾说:“民族主义即世界人类各族平等,一种种族绝不能为其他种族所压制”,“世界上的人种,虽然有颜色不同,但是讲到聪明才智,便不能说有什么分别”。这些话表示,世界各民族虽有文化上、性格上、体质上与物质环境上的差别,但是不能因此认为世界各民族之间有优劣之分。任何民族不得以最优秀民族自居,更不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对其它民族基于本身之优越感而予以歧视,甚而侵略攘夺。“平等心”应是民族主义不可缺的要素。

  历史学者汤恩比曾说,西方知识有两大诉求带给世界灾难。一就是民族主义的倡导,另一就是国家主权的发明。在西方知识体系中,这两者都是排它性的。

  从历史上可以看到,当时中国唐朝的长安城里,没有人种、文化上的歧视;中世纪的大马士革也是各种民族、宗教混杂且平等相处。在近代民族主义与国家主权论述的兴起后,排它性的“分别心”在民族主义与国家主权上找到了寄生的土壤,从此民族主义变成了“我群主义”,做为动员“我群”以对抗、歧视“他群”最便利且有效的工具。

  世界上其它的民族主义,特别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民族主义,除了突显自身民族的优点外,还会彰显其他民族的负面形象以作为对比,包括:“排外”或“仇外”,民族“优越感主义”或“沙文主义”,还有主张外来民族对自己民族造成伤害,藉以合理化自己所采取的侵略政策。对其他民族进行有计划屠杀的“种族灭绝”,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即为一例。对境内弱势或少数民族进行驱逐、囚禁或杀戮,迫使该民族离开特定领土的“种族清洗”,塞尔维亚前“总统”米洛塞维奇对境内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进行种族清洗也是一例。这些极端的民族主义都是建立在分别心的基础上。现在看来,孙中山有关于民族一律平等的主张,不啻是在对二十世纪的其它民族主义者提出警告。孙中山这种民族平等的主张,是不同于全球其它民族主义的一大特征。

  孙中山先生在《民族主义》第六讲中还提到:“现在世界列强所定的路是灭人国家的,如果中国强盛起来,也要去灭人国家,也去学列强的帝国主义,走相同的路,便是蹈他们的覆辙,所以我们要先决定一种政策,要济弱扶倾,才是尽我们民族的天职。”孙中山这种济弱扶倾的精神与政策,就是一种“慈悲心”,也是不同于全球其它民族主义的另一大特征。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