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石之瑜:台湾的潜意识统派算不算统派?
http://www.CRNTT.com   2010-07-13 16:06:06


  中评社台北7月13日电/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近日在《联合早报》发表文章说,在ECFA的签定过程中,人们看到了台湾反对派不顾一切的抗议。固然他们未必人人反华,但动用了各种反华的理由,比如指控大陆商业间谍将无孔不入,廉价劳工将泛滥,便宜农产品将入侵等等,无不将大陆视为威胁与罪恶的渊薮。

  但独木难撑大厦,如果没有在朝的配合,这样的姿态也不至于愈滚愈大,导致事实与剧本之间真伪莫辨。所谓在朝的配合,不如说是马英九为首的一批潜意识统派的自我压抑。这样的潜意识统派,在推动ECFA的过程中,首度展现在世人眼前。

  潜意识统派类似日本的“脱亚入欧”

  文章说,潜意识统派指的,是自幼接受中华文化教育,服膺于一统与振兴的道统,但是却因为现实利害与政治性格的因素,在长成后刻意压抑自己的传承,出现违反既定思维方向的行为模式,企图证明过去所认识的自己已经完成改造,转而依附于以反华与反祖先为内涵的立场,寻求新的群性与群体认同。

  这就像是近代日本的“脱亚入欧”:在追求成为欧洲国家的愿望下,效法欧洲国家在亚洲建立殖民地,把亚洲大陆当成权力均衡专擅的场域,来证明自己不是亚洲。潜意识的统派手法相同,学着把大陆当成威胁,把中国物质化成为市场与原料所在。

  什么样的现实利害与政治性格,造成了潜意识的统派呢?国民党在内战败北后,对自己失去自信,在台湾草木皆兵,特务无孔不入,殃及百性,尤其不再信任自己身边的人。其结果,追随国民党来台的一代人,在跟随两蒋的四十年中,伴君如伴虎,学会唯唯诺诺,察言观色。

  文章说,他们一方面要信仰反攻大陆的神话,另一方面要应付难测的党国天威,三方面还要在国际局势的逆境中筹谋安排下一代的出路。

  当前台北高层当政的潜意识统派,正是两蒋家臣的后代。在爸爸妈妈兢兢业业、谨小慎微地生活之中,心中既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虚假责任意识,又养成察言观色与精打细算的生活哲学。故当他们碰到李登辉高举本土大旗的一瞬间,全部倒戈相向配合李登辉。

  记得革命实践研究院这样的党干部培训基地吗?某位院长为了保住仕途,竟然配合李登辉得出结论说,终身不离台湾的蒋介石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中国,好像两蒋也是台独。

  两蒋当然不是台独,不过这批替两蒋卖命的一代人,投靠了台独李登辉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政治趋势。 

  如今奔赴大陆追求两岸和平统一的长辈群,其核心组成主要就是曾经在现实利害考量下,参加摧毁国民党在台湾统治正当性,掀起台湾二十年反华潮,退休后感到空虚罪恶而决定重新回归中国人身分的这一代。

  现在看看他们已经掌权的孩子,是一群早年沐浴在“以天下兴亡为己任”、“君子不可以不弘毅”、“义尽而后仁至”、“知其不可而为”等等儒家教诲中的一代人。这样的教诲颇为深刻,造成当事人日后为了现实利害而转换跑道时的内在障碍。

  现实利害是他们耳濡目染的家训,碰到李登辉的强势领导,他们乾脆抛弃中国认同,披挂上台湾本土主义的外衣,不是一样可以发挥效忠精神吗?问题是,他们的政敌不容许,总要揭穿他们也都已经同意自己是在道德上不堪,在政治上错误的出身。

  潜意识统派的政治操作

  文章说,ECFA的意义恰恰在于,可以鼓动尽量多数的台湾人都自我揭露是功利主义者,趋利避害,见利心喜。这样的揭露掩饰了潜意识统派的错误出身,但造成包括台独基本教义派在内的政敌的焦虑,后者担心两岸敌我意识趋于淡薄。

  这群潜意识的统派则提出各种政治保证,包括在外交上用软实力围堵中国、声援西藏与推动外交休兵,对内宣告不统不独并严厉切割统派等。主张台独的人虽不满意,但有的觉得可以接受。

  如今,潜意识统派的政治倾向已然成熟,与台独共同在论述上将中国视为外于台湾的敌国,只是潜意识统派主张要用经济与社会手段,软化所谓对岸并吞台湾的野心。

  潜意识的统派对统派了若指掌,这是最恐怖也最颠覆的自我认识,他们不为台独基本教义派所接受,所以他们要抓紧美国与日本不放,借用美国与日本的力量来给自己信心,透过外在行为来说服自己已经改造成功,尤其要做美国愿意看到的事。

  他们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又怕无意间流露出潜意识里对中华文化的留恋。这也部分说明他们为什们一再强调ECFA是物质性的,大陆就只是市场,两岸之间毫无政治瓜葛的原因。

  潜意识统派何去何从

  这种特殊的自我改造与自我治疗,也可能累积大量的反弹力量。这就像他们父母这一辈,在大半辈子配合两蒋表演反共之后,积重难返,一旦功利主义压制了思想与情感的既定倾向,倒向李登辉,难免感到痛苦,才有退休后回归文化母体的表现。

  文章说,换言之,潜意识统派固然没有内战经历,只求摆脱父母的包袱,投向本土怀抱,然而在反华派一再羞辱他们,大陆一再忍让他们的体会中,是否他们也会像父母一样,当下学着拼命排斥大陆,退休后仍有可能露出马脚,回归文化母体呢?这样的生命周期,算不算是另类的或变种的统派呢?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