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印尼勿里洞的悲惨华工史:侨胞客死异乡
http://www.CRNTT.com   2009-09-12 11:24:55


博物馆大院的荷兰殖民政府的大炮,反映荷兰侵略海外历史。
连卖榴莲的马来人小贩,都能讲一口象样的客家话。反映马来人深知,华人对该岛开发卓越贡献,相互了解使族群融合良好。
  中评社香港9月12日电/印尼邦加-勿里洞省位于苏门答腊岛与爪哇岛的中间,靠近巽达(Sunda)海峡。邦加岛有80万人口,勿里洞更少,才20万,但这2个边缘岛屿,是人口稀疏,生态环境优美,拥有无数美丽海景及森林的环海岛屿。
 
  据印尼《星洲日报》报道,小时候就知道家乡邦加的近邻勿里洞,因为那里的海参很著名,有位丹绒班淡的华商,经常带货给做生意的父亲,而且他们很谈得来,那位长辈温文尔雅、说话和气,印象很深,可惜不记得对方姓名。勿里洞给笔者的印象是从那时开始。

  在回中国的船上,又接触了勿里洞的侨民,觉得他们与邦加的有点差别,比较统一的客家话,字正腔圆,人也白皙一点,毕竟是叫纯正的客家种,所以勿里洞岛素有印度尼西亚客家之乡称号。近日,笔者回印度尼西亚,有了近距离观察这个美丽土地,让笔者感受150年前已经存在的华人社会的机会。

  被诱骗南来当矿工

  无数华工客死异乡

  从雅加达飞往的勿里洞岛(Belitung)约45分钟,基本上升空不久就开始下降。与飞往邦加岛的班机次数比较,到勿里洞岛的航班比较少,前者每天有多达8班,由几个航空公司竞争经营,后者才有2班,毕竟人口与综合实力不如邦加。

  但在这么短的航线的地方,生活形态与繁华嚣喧的雅加达完全不一样,尤其与雅加达是印度尼西亚语占主导决然不同,讲的是比较标准的梅州话,当然严格说起来是有所区别的,也许是几百年前的话吧,比如不说“谢谢”而说“承蒙”,与西游记的语言相近。

  他们的祖先多来自粤、闽、桂、琼,是被荷兰殖民当局“诱骗”过来,当锡矿工人,又称“猪仔”。也许猪仔多为梅州为主的客家人,所以现在的勿里洞华人,多数讲梅州口音客家话,甚至连卖街上榴莲的马来人小贩,都会讲一口象样的客家话,所以在勿里洞,就像生活在中国的客家地区一样,处处乡音。

  在丹绒班淡(Tanjung Pandan)的博物馆,原是荷兰人的居所,里面展出150年前开岛当初,挖锡船、锡矿坑的工作模型与照片,见证当时的工作条件非常恶劣,在恶毒的热带太阳底下,肩担手挑,工作时间长,伙食差,疾病横行,无数华工客死他乡。

  这是悲惨的历史,因为当时受到英国人的鸦片毒害,华南农村破产,农民的生活难以继日,所以很多人被欺骗来到邦加勿里洞。

  布尼树象征矿工先人

  所幸这勿里洞的华人,没有忘记历史,他们身上淌着矿工的血,坚毅、吃苦耐劳,很多人事业有成,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华社中盛行团结互助、热情好客之风,令人刮目相看。

  博物馆后面有几棵当地珍贵树种,也许有100年了,但仍然生长茂密,表明原荷兰人屋主对植物的重视,其中一种叫布尼树(Buah Buni)的,其果子酸甜可口,是小时经常采摘的。树干挺直,树身高大,是优秀树种,可惜在邦加勿里洞,已经日见其少。

  看到高大挺拔的布尼树,我突发奇想,它的坚毅、亲民、默默奉献,不是我们华工的化身或象征吗?〈nextpage〉

  让华人后代学中文

  需要有极大毅力

  在勿里洞东部小镇玛屹(Manggar)朋友刘永宜的友人商店,掌柜的是对方的女儿梁美枝(Kiki)。闲聊之下,得知女孩是在雅加达读完大学(U niversitas Taruma nagara)回来的,虽然是名校生,也不会觉得帮父母管理商店,有什么不妥之处。

  一会儿,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Bunbun(文文,姓吴),骑摩托车回来拿东西,他是女孩的大学同学、男朋友,也是雅加达的勿里洞人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当地一家矿产公司服务。看着很般配的他们,我祝他们幸福,还开玩笑说,什么时候结婚,别忘通知阿叔从香港回来吃喜酒。
 

  他们在雅加达受的教育,印度尼西亚文都很好,不像50年以前,华人只读中文,反而印度尼西亚文很生疏。Kiki会写自己的名字,字体都还行。笔者勉励他们有机会补习进修中文,他们笑一笑不置可否。我很清楚,30年的汉语断层,让他们一下子接受,难度很大,需要有很大的毅力。

  反而雅加达的一次汉语比赛,土著学生的表现非常优秀,令华社震撼,华裔学生也自叹不如。究其原因,在于土著带着学会了谋生容易的驱动力,而华裔学生衣食无忧,很多是被父母动员来学习,有些得过且过。不知勿里洞的华人子弟,是否能逾越这个怪圈?

  朴实无华注重实际

  勿里洞华人乡谊浓郁

  在雅加达国内航线机场,见到勿里洞的华人领袖黄进益博士,他是生意做得很大的木材商。他跟笔者的朋友陈森华打招呼,也对笔者到勿里洞表示欢迎。他与太太早就移居雅加达了,他说这次有事回去一天。

  没想到第二天,在一位当地乡亲为他的母亲100周年冥寿举办的宴会上,笔者见到黄进益主席夫妇,一起的还有很多雅加达的勿里洞贤达,如印度尼西亚华裔总会副理事主席、世界琼海同乡联谊会副会长、印度尼西亚海南总会副主席余有信,他也是勿里洞人。说明无论在内在外,勿里洞华人之间,还是很讲乡谊的,不惜迢迢路程赶来相聚。

  宴会约请了90桌的客人,将近1000人,客人以华人为主,也有土著官员与社会人士,估计专门安排清真餐吧?

  还见到天主教修女,反映主人的联系面积广。而且无论谁都可以来,不必凭请柬签到,慷慨热情及讲面子,这也是勿里洞华人社会的一个特点。

  拧成一股绳团结互助

  因为陈森华在勿里洞读过书,他的朋友很多,争着请他吃饭,使笔者也了沾光。印象较深的是,当地华人会赚钱的不少,但都很低调。

  见到他们穿的很普通,多数开摩托车来,也是到一家街边的大排档。陈森华后来告诉我,别看他们穿短裤、汗衫,其实都有工厂或大生意的。其中一位戴眼镜的,还是勿里洞唯一的制冰厂的东主,每天生产的冰砖,供应饮食店与渔民冰藏海鲜,赚了很多钱。

  朴实无华,注重实际,这就是勿里洞华人的特质,难怪他们在雅加达拧成一股绳,团结互助,无往而不利,很多人事业做得很大。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