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周秉德:平时坐巴士上班,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http://www.CRNTT.com   2007-02-26 11:20:01


说起当年充满的理想与热血的往事,周秉德大姐显得更加精神焕发,双目炯炯有神。
  中评社香港2月26日电(记者 刘晓丹)“请问你刚才给我的那张邮票是一块四还是一块六?”一位女士推开酒店大门,走到柜台前很有礼貌地向服务员询问。她得到了答案,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进了电梯。

  不一会儿,电梯门又打开了,那位女士手里捧着几枚硬币又来到柜台前:“那,这钱还给你,谢谢。”

  她穿着一件暗红杂褐色花样的朴素外衣、一条笔挺的西裤,一头卷发烫得十分精神,看上去像是有五、六十岁的年纪。是她那一身落落大方的气质,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上午11点整,这位女士又款款步入酒店大堂。在联络人的介绍下,记者得知原来她就是我今天的采访对象--周秉德,别人都亲切的称呼她“周大姐”。

  周秉德是周恩来总理三弟的长女。周恩来总理夫妇无嗣,而他的弟弟家里又很清贫,于是周恩来在1949年把年幼的周秉德接到北京抚养。从此,这位12岁就住进中南海西花厅、与周恩来和邓颖超一起生活将近二十个年头的女孩,就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经历。也许在别人眼中,看到的是她与众不同的身份,但在这位伯伯的教育下,她脑子里装满的是要为国家作贡献的理想,和如何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普通人。

  周恩来夫妇对身边这几个侄女和侄子视如己出,对他们言传身教,其中最重视的教育之一是要求孩子们自强自立,不能因为周恩来身为总理而有任何特殊化。他们最反对封建社会的一人做官、鸡犬升天,所以更加严格的要求家人,别说不能以权谋私,甚至周恩来在自己弟弟的职务安排上,还特别对其领导提出“安排得职务要尽量低、工资级别尽量低,因为他是我的弟弟。”

  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的周秉德从来不张扬。1968年正值文革时期,她与丈夫在西安工作。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周秉德有一天经历了“枪林弹雨”的惊险一幕:就在她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两个高喊口号的游行队伍发生冲突,几粒子弹从她头顶飞过。那时的日子就是这般困苦和混乱。

  “听说她是周总理的亲戚。”有人议论到。

  “你拉倒吧,即便是,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要真是,她能和我们一样受这份罪?”对这样的议论,周秉德真是哭笑不得。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